桂电文苑

当前位置:pk彩票官网»pk彩票官网»桂电之声»桂电文苑» 内容

那一片土地

来源:​合山公司 作者:覃艳华发布时间:2019-05-05 17:17:56浏览:字体:  

今年清明节,我们几姐妹相约回老家给奶奶扫墓。已有好几年不回村里,村里的一切既熟悉,又陌生。通往村庄的大路,已由坑坑洼洼的泥巴路变成平平坦坦的水泥路。路边,新建了许多楼房,村庄与乡镇几乎连成一片。这几年,国家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,村容、村貌有了很大的改观。

因还要等大家到齐再去祭拜奶奶,我们不约而同地提出去老房子看看,去寻找儿时的记忆,去回味我们童年时代、少年时代既艰苦又快乐的生活。

把车停在鱼塘边,不到两分钟,我们便走到老房子的大门口。小时候觉得很远的路程,现在感觉是那么的近;小时候觉得很宽的路面,现在感觉是那么的窄。通往老屋的小巷,祖辈用大石块铺成路面。经过雨水的冲刷,路面显得很干净。

老屋有火砖房,也有泥砖房,修建年代各不相同,几处老屋都离得很近。老屋旁边的两块大石头,是当年家人们的乘凉之地,现依然静静地伫立在那里。

我们先去看火砖房,这座火砖房的户型是农村老房子常见的户型,屋内分为两套房,每套各有两间卧室,一间厨房,两套房合用一个大天井,家里光线充足。这火砖房是曾祖父辈修建的,曾祖父将房子分给爷爷和爷爷的三弟,成家后的爷爷及三叔公领着各自小家各住一套。之后,父辈带着我们继续住着。在我的印象里,这座火砖房我们住的时间最久。现在,这座火砖房已二十多年无人居住,但整座房子未见破败,倒是有一种“古镇”的感觉:在春季的朦胧里,似乎正酝酿着悠远的古味----透着厚重的暗红火砖墙,大门前铺的三级厚厚的整块长条青石板,两扇已有年代的木板门,带着农耕时代味道的木窗……

而另一处泥砖墙房子,则显得很是沧桑。斑驳的旧瓦,低矮的外墙,长着青苔的墙根,旧砖堵住的大门,无不显出历经流年岁月的痕迹。但这泥砖房里,却留下我们儿时许多美好的回忆。当年,客厅墙壁上贴满了我们兄弟姐妹的奖状,当教师的父亲在光线亮堂处挂起一块木质小黑板,父亲只有周末才能回家,一回家就抽空辅导我们学习,“鸡兔同笼”数学题就曾经出现在小黑板上。父亲还在屋子的小阁楼上清出一块地方,放上两张小桌子,我们经常爬上小阁楼写作业。在家里写作业,这在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的农村并不多见。那时小阁楼上放有好几种杂志,有《解放军文艺》《当代》《收获》等等,这些杂志,大多是借的,在当年农村书籍贫乏的年代,能借到这些书,也算是很幸运了。透过窗口往里探,阁楼依然存在,但估计已腐朽,我们原打算进去寻找当年阁楼“真迹”因担心安全问题而取消。

我们在房子周围走走停停,回味小时候的故事,也不忘提起以前的各种糗事,都有各自的精彩,我们在回味中互相调侃,笑声不断。

走到奶奶住过的那间屋子,大家无不黯然神伤。奶奶去世那年,我参加工作不到半年,因在外地工作,而当年交通并不便利,奶奶病重的时候我也只是回去看看,因工作关系,很快就返回单位,这也是我多年来的痛。奶奶79岁去世,按理来说也算是高龄,但奶奶的一生,用“凄苦”来概括也不为过,我们还未能好好报答,甚至在奶奶病重的时候,也未能得到很好地治疗,子欲养而亲不待,我们一直觉得亏欠善良的奶奶太多太多……

再往里是年代更久远的曾祖父辈曾经的居所,历经流年,现在那里只剩下几个破门框、几处残墙及泥土中的瓦砾。族里其他废弃的老房子,也都蒙着当年的尘土,寂寞地呆在那里。以前互不相通的房子,现在已被岁月连成一片。曾经的一切,又回归尘与土。唯显生机的是那些随风摆动的兀自生长的野花、野草。

不经意间,我们走到村小学。当年我上小学时,学校有两排平房,印象里共有12间教室,曾经的平房早已不在,代之的是一栋教学楼。这里曾留下我的骄傲,我上五年级时,有幸遇到了教学有方的覃老师、赵老师,当年县里举办小学五年级语数竞赛,全公社要选拔5位学生参赛(当年称为“公社”,现在是“乡”),历经各村校、各大队及公社的选拔,全公社选出的5名参赛选手中,我们班占了3名。赛后,全县奖励语数总分前5名,我们班又占2名,我的一名男同学获全县语数总分第三名,我获全县语数总分第五名、单科数学第一名的好成绩。当年代表公社去县里参加比赛,是我第一次到离家三十公里的县城。

偶尔也会想起当年的一些事,更激起我对故乡的眷恋。春耕的夜里,我跟着哥哥们去田里“夹”黄鳝,哥哥们带上自制的“夹”黄鳝工具----形似剪刀的长长的木夹子、自制的松油灯,我们在田梗上走走寻寻,两个小时下来,收获了大半桶黄鳝;每场春雨过后,我和小伙伴们上山寻蘑菇,每每都能收获一大筐野生蘑菇;村里的每一次的文艺演出,我们小孩子早早就扛板凳去“号位”,晚饭后,一家人再去找自家的板凳看演出,而两三千人的大村,从未听说过未提前“号位”而去占位或板凳丢失现象,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;我的童年时代,民风淳朴,白天无人在家也不锁大门,只是掩着门口,门闩只挂到一半,目的是防止小动物进家,我们玩捉迷藏,可随意进入邻近几家躲藏,只要不损坏物品,不弄乱家里东西,从不被家长责骂……

一路走着,我们碰到村里几个长辈,老人们精神矍铄,有的已是八十多岁高龄,我们还记得他们,但他们记不住我们了,毕竟我们是十多岁就出去读书了。我们停下脚步和他们聊天,告诉他们我们是谁谁的女儿,老人们也在感叹时间流失的速度。老人们很健谈,他们说家族里最长寿的老人98岁,去年“走”了,前年“走”的那位老人97岁,他们还说现在族里还有几个九十多岁的老人。我们一路走着,路上碰面的,大家不管是否认识,不管是年长的还是年轻的,都互相打招呼,脸上洋溢着再见乡人的亲切之感。

一条八、九米宽的小河从村前蜿蜒而过,河水清澈见底。村后诸多大山环抱着一座大而深的水库,坚固的大坝将雨水、溪水稳稳截住。从山上往水库看,水库在山的趾边,山在水库的唇边。连绵不断的山坡,郁郁葱葱的山林,清幽幽的水库,灿放的花儿,一幅幅宜人景象。

两个妹妹说,她们喜欢家乡的宁静,喜欢家乡的山水,她们打算退休后回家乡生活,养几只鸡,种几垄菜,听田里蛙声,看门前流水,闻自然界花香,在楼顶远眺风景……

生我、养我、育我的那一片土地,那里有太多的回忆。乡恋、乡念,无论走到哪里,家乡永远是我人生中的温柔……




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1e7c6abc98f44df87bdd36542d14814d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